【肖根】Better Not to Meet — 清明节特供

>Summary:

致命处境
多种可行策略
人型界面毁灭倒计时
00:30:87
策略评估

>Note:

大量场景重复。

>Text:

“直行二十五米,右手边第一扇门。”

白炽灯闪着妖冶的光,黑影贴着墙壁缓缓前行。急行的脚步声为宁静的夜添了一份诡异的节奏感,枪声此起彼伏,其中突兀的高跟鞋行走声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240968,左右右左左右。”

沉重的铅灰色巨门缓缓向两边打开,四周镜面抛光的金属墙壁反射出女人憔悴而疲惫的身影。她细长的手指拂过冰冷的储物柜,直到细碎的絮语又一次在右耳响起。

“第二排第三个。等二十秒。跳窗,就现在。”

“她在这里,对吗。”

女人的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但或许是错觉也说不定,因为她的目光执着而坚定,右手持枪的指节因用力而范着病态的白。

“现在,跳窗。”

她不为所动,左手轻轻松开,先前从保险柜中取出的文件撒了一地,伴随着一旁的深蓝色窗帘一同随风起舞。

“她在这里吗。”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女人身后房门被重重踹开。她闪身躲到两米开外的资料柜后持枪反击,直到在双方交火的嘈杂喧嚣中冰冷的电子合成音再次响起:

“出门右转,直行三十米左转,往下走五楼。走廊右转,302房间,密码7039。”

*

她不喜欢白底黑色碎花的病号服,老式的单调图案让她显得格外愚蠢,所幸在康复出院后她就再也没见到过它。她身手了得,无论多密集的火力网都难不倒她,因此她愈发奇怪之前究竟是多么危险的困境才能把她逼到失忆。

她喜欢她的工作,然而单独行动是她恪守的唯一准则。她不喜欢拖泥带水的团队任务,那些同事,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隐藏自己的脚步声,于是她总是选择独自从猎物潜逃方向的另一端设下埋伏。

她不喜欢工作环境那些曲曲折折的走廊,因为即便是方向感十分出色的她也总会在复杂多变的某个楼层迷路。就如同现在,她不得不被触发的某个机关锁在了档案室里。她放弃通过暴力的手段让自己逃出生天,等着任务结束后被同事们解救出去,她知道这一定将成为自己工作生涯中一直都抹不去的污点。

整栋楼里的枪击声渐渐停了下来,她可以清楚地听见这屋子里每一处细小的声响。

滴答。

墙上钟表的指针一圈圈不知疲惫地走着。

滴答。

有液体从拔去插头的咖啡机中不情愿地滴入玻璃壶中。

滴答。

片段的记忆瞬时充斥了她的大脑[1]

滴答。

一直紧锁的大门突然被输入密码打开,她皱着眉朝门的方向举起了手中的枪。

滴答。

她用拇指指轻轻拨开保险。

*

“直行二十五米,右手边第一扇门。”

白炽灯闪着妖冶的光,黑影贴着墙壁缓缓前行。急行的脚步声为宁静的夜添了一份诡异的节奏感,枪声此起彼伏,其中突兀的高跟鞋行走声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240968,左右右左左右。”

沉重的铅灰色巨门缓缓向两边打开,四周镜面抛光的金属墙壁反射出女人憔悴而疲惫的身影。她细长的手指拂过冰冷的储物柜,直到细碎的絮语又一次在右耳响起。

“第二排第三个。等二十秒。跳窗,就现在。”

“她在这里,对吗。”

女人的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但或许是错觉也说不定,因为她的目光执着而坚定,右手持枪的指节因用力而范着病态的白。

“现在,跳窗。”

她不为所动,左手轻轻松开,先前从保险柜中取出的文件撒了一地,伴随着一旁的深蓝色窗帘一同随风起舞。

“她在这里吗。”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女人身后房门被重重踹开。她闪身躲到两米开外的资料柜后持枪反击,秒速三百米的子弹撕裂侧脸的空气留下一道道血痕,她却无动于衷地继续停在原地与追兵僵持着。

右耳的声音安静了好久,久到她手中的枪终于在一次射击后发出子弹打空的“咔嗒”声。

“最后问一次,她在这里吗。”

耳边的声音依旧是一片沉寂。

女人笑笑,冲出掩体,从距离最近的窗口一跃而下。

“人型界面遇险。人型界面遇险。”

冰冷的电子合成音在她的耳边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

她不喜欢白底碎花的病号服,老式的单调图案让她显得格外愚蠢,所幸在康复出院后她就再也没见到过它——她身手了得,无论多密集的火力网都难不倒她,因此她愈发奇怪之前究竟是多么危险的困境才能把她逼到失忆。

她喜欢她的工作,然而单独行动是她恪守的唯一准则。她不喜欢拖泥带水的团队任务,那些同事,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隐藏自己的脚步声,于是她总是选择独自从猎物潜逃方向的另一端设下埋伏。

她不喜欢工作环境那些曲曲折折的走廊,因为即便是方向感十分出色的她也总会在复杂多变的某个楼层迷路。就如同现在,她不得不被触发的某个机关锁在了档案室里。她放弃通过暴力的手段让自己逃出生天,等着任务结束后被同事们解救出去,她知道这一定将成为自己工作生涯中一直都抹不去的污点。

她喜欢在无所事事时看着窗外打消时间。冰冷的墙面渐渐夺去了她身体上的温度,她换了个放松的姿势倚在窗台上。迷离的视线穿过碍眼的百叶窗,涣散在市区灯火如昼的高楼大厦之间。

她不喜欢时时袭来的空虚感。她知道自己没有感情,然而对于丧失的那一段记忆也不免会有经常性的失神。她的上司,一位头发花白有着毒蛇一般眼睛的老人,告诉她不必多管,时间会给她答案,她只需要在那时做下正确的选择即可。

突然响起的汽车警报声打断了她的沉思,她朝声音的源头望去,那个作为目标的女人坠楼而下,倒在一辆装满了的垃圾车二十码开外。

大概是逃跑时没跳准吧。

楼外暖橙色的灯光打在她的半张脸上,她眯起眼睛,注视着那白色脑浆淌了一地的女人。

就像白底碎花的病号服一样,她想。

*

“直行二十五米,右手边第一扇门。”

白炽灯闪着妖冶的光,黑影贴着墙壁缓缓前行。急行的脚步声为宁静的夜添了一份诡异的节奏感,枪声此起彼伏,其中突兀的高跟鞋行走声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240968,左右右左左右。”

沉重的铅灰色巨门缓缓向两边打开,四周镜面抛光的金属墙壁反射出女人憔悴而疲惫的身影。她细长的手指拂过冰冷的储物柜,直到细碎的絮语又一次在右耳响起。

“第二排第三个。等二十秒。跳窗,就现在。”

“她在这里,对吗。”

女人的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但或许是错觉也说不定,因为她的目光执着而坚定,右手持枪的指节因用力而范着病态的白。

“现在,跳窗。”

她不为所动,左手轻轻松开,先前从保险柜中取出的文件撒了一地,伴随着一旁的深蓝色窗帘一同随风起舞。

“她在这里吗。”

这回她没有等太久,过了几秒,耳边的电子音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不。执行人安全。”

女人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谢谢。”

她弯腰拾起散落了一地的文件,在敌人破门而入前从窗口跳下。

*

她不喜欢白底碎花的病号服,老式的单调图案让她显得格外愚蠢,所幸在康复出院后她就再也没见到过它——她身手了得,无论多密集的火力网都难不倒她,因此她愈发奇怪之前究竟是多么危险的困境才能把她逼到失忆。

她喜欢她的工作,然而单独行动是她恪守的唯一准则。她不喜欢拖泥带水的团队任务,那些同事,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隐藏自己的脚步声,于是她总是选择独自从猎物潜逃方向的另一端设下埋伏。

她不喜欢工作环境那些曲曲折折的走廊,因为即便是方向感十分出色的她也总会在复杂多变的某个楼层迷路。就如同现在,她不得不被触发的某个机关锁在了档案室里。她打碎窗子逃离了房间的禁锢,正当踌躇着该如何返回去追杀目标时,一辆垃圾车停在了她眼前不远处。

她喜欢从天而降的猎杀机会。

女人湿热的血溅红了她的半张脸,她皱起眉头舔了舔嘴角。

“有什么遗言要说的吗?”

然而目标倒在她脚边,缄默不言,脸上只是带着近乎幸福的笑。女人眯起眼睛,任一阵微风吹过自己棕色的发梢,嘴角漾着好看的弧度。

“就这样?好吧。”

她无所谓地耸耸肩,黑洞洞的枪口再次对准了眼前的人。

*

致命处境
多种可行策略
人型界面毁灭倒计时
00:16:02
策略评估
更新决策引擎
回顾训练章程
重新评估核心戒律
策略评估
选定 选项910328

“放弃目标,现在撤退。”

“什么?”女人用几乎不可置信的语气质问着,她疑惑的目光探向最近的监控摄像头。

“放弃目标,现在撤退。原路返回。”

“Samaritan的机密文件就在附近了,Sameen也有可能就在这栋楼里,可是你居然让我撤退?”

“放弃目标,现在撤退。原路返回。”

她抿紧双唇,在原地驻留了一会儿后终于离开了。

*

不如不见。

<FIN>

[1]没印象的话可以回顾一下411。

评论(24)
热度(103)
  1. Ri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3. Dangerous Danthology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4. Uberstride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5. Ravenlize_EKE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明明很带感啊怎么热度这么低
  6. aiondoxne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 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