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未来 There and Back Again — 短篇完结

说我懒得写突突突的迷妹们,看得还开心吗???开心别忘了点喜欢和推荐哦:)

 

504 gateway time-out:

 

嗨大家好我们是 @MiracleKiller 和@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的网管与网瘾大叔组合;) 本篇是我们初次合作,希望大家能喜欢~作者感想都留在最后说啦。

   

有兴趣的迷妹可以猜猜哪些部分是我们俩写的哦,基本上都是独立的段落XD

有转世AU注意。

  

>Summary 概述:

在山的那头,海的那边,住着一只折耳根。


>Prologue 序:

Shaw站在柔软的金色沙滩上,背后广阔的大海不时卷起层层波浪,海水漫到沙滩上像是被吸收了声音一样无声浸湿了岸边的沙砾,将大片金色染成了浅棕色,不远处的白色游艇搁浅在了岸边。她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包,一身黑色系装束简约稳重,现在天色还没有完全变黑,口中吐出温热的气变成了白雾消散在空中,阳光洒在后背有种恰到好处的温暖。

Shaw开始移动步伐向不远处的森林深处走去,海浪的声音越来越远,逐渐变成节奏单一的音调,地面的植被渐渐丰富起来坡度变高了些,一只瓢虫从失去水分的枯叶边缘钻到黑暗的叶底藏了起来,踏过的溪流泥土旁留下湿漉漉的脚印,树枝挡住了大部分阳光,森林像是还在沉睡着没有醒来似的。

她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来到了这里,更不知道这样的寻找会不会有结果,因为此刻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或者说,可能从前的那件事只是万千记忆中出现的一场幻境,是她记错了,她的大脑混淆了真实与虚幻。Shaw开始不由自主地走神,大脑不受控制开始想着其他事情,一切开始倒带从最始端重新播放着,这是一年前的她的回忆。

事实上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座岛。

>Text 正文:

Shaw喜欢子弹被自己送入目标体内时血液飞溅的声音,她的食指会微微发力扣下扳机,子弹出膛,每一根弹道都仿佛被精心设计,没入敌人的血肉之躯——一般旅程的终点不是心脏就是大脑,以最简单高效的方式结果对方的性命。
同时,她也追求最原始的暴力,比如拳头击打在肉体上的充实感,或沉闷或尖锐。在不影响任务的情况下Shaw毫不介意多近身肉搏几个敌人,多数情况下她都会选择绞杀,臂弯从背后束缚住对方虚弱的脖颈,然后慢慢收紧,迅速旋转,使那人的脑袋被扭成一个诡异的角度。

简而言之,Shaw享受狩猎的快感。
不过这都必须建立在她是猎食者的基础之上。

战略漏洞,队友走散,敌人埋伏,逐个击破,这一切都是在短短的五分钟内发生的。然而战场上的五分钟足以改变很多事,比如现在,Shaw就不得不只身犯险。

她推测敌方知道本次行动中只剩她一个幸存者并认定她不敢轻举妄动,这为她创造了一次上好的突袭机会,尽管执行者只有她孤身一人。好在Shaw本就不喜欢团体合作:拖沓的队友,冗长的布局,混乱的枪战……都有悖于她简单利落的风格。

最后一次尝试了一下联系行动上级,在通讯设备传来一阵刺耳的杂音后Shaw打消了等救援的念头——一定是该死的EMP,不然他们小队的伪装服也不会那么快被轻易识破。她简单查看了一下自己在上一次突围后余下的弹药,将充好能的高功率武器别在后腰上,脑内快速构建起一个逐渐成型了的计划。敌人虽然不少,但也尚未多到自己没法应付的程度,她大致知道他们岗哨的地点,而自己在明他们在暗,只要趁着夜色,将他们全员消灭的可能性并非是零。

她静静地等候,直到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了海面之下。

一切都从哨塔上的巡逻兵被她一枪用电磁能高斯步枪放倒开始。

夜空中突然划过的蓝光并没有被任何哨兵察觉,Shaw没猜错,他们此刻都在肆意欢呼庆祝。被高斯武器命中后的人类不会有任何生还的可能,甚至连残渣都不会留下,但Shaw只希望自己没有白白浪费这一发弹药——还有三发,别的弹夹都在己方的狙击手那里,而他在之前的突袭中被一把脉冲枪轰成了肉泥。鉴于自己当时在逃命,实在是没什么时间去捡队友遗物了。啊脉冲枪,她在心里记了一笔,她心心念念那把脉冲枪很久了,希望自己能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弄来一把。

Shaw觉得自己正在做的事像是什么惊悚类的枪战游戏,虽然她对游戏向来都是嗤之以鼻。她溜上哨塔,凭着探照灯察看起自己一会儿的伏击路线。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岛上的敌人总共还有十四个人,两组四人队在外面以固定线路巡逻,剩下来六人分别驻守在两个仓库里,都是要命得装备精良。Shaw大致估测了一下下一轮巡逻的换班时间,准备在这半小时内给他们的人生都画下一个血淋淋的句号。

在第八个巡逻兵被她拧断脖子拖入灌木丛后,呆在仓库里剩下的士兵终于发现了Shaw的存在。她堪堪躲过贴着耳朵飞来的子弹,心里咒骂着将热成像瞄准器投入大规模运用的军火商。在这种情况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对方通过瞄准镜看到她和扣下扳机的这短短零点几秒内预判好路线并闪身躲开。这也是为什么Shaw一直不愿意到丛林出任务:茂密的灌木丛,成片的热带树林和上下荡漾的藤条可没法成为有效的掩体。

“还有四个。”

她在事先安放好的压感地雷被引爆后伏在地上时做了个加减法。深知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将会变得愈发艰难,Shaw一个侧滚翻,掏出自己最爱的冲锋手枪进行反击。茂密的火力网并没能减轻她的攻势,不过打几枪闪一下的频率也实在没法给敌人造成什么有效的伤害。

看起来她只能先逃跑,再等待逐个突破的时机了。

军靴踩在土地上,良好的抓地力勉强让它的主人没有因雨林土地特有的湿滑感而滑倒。Shaw剧烈地喘息着,跳过泥潭,跑过阔叶林,穿过灌木丛,继续逃向眼前无尽的丛林。树叶上的雨水不知是露水沾湿了她的作战服,还有些落在额头与头发上的混杂着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模糊了她的视野。她丢下碍事的中型武器,只留了一把弹容量较为可观的手枪拿在手里,尽管如此,她在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心疼那把没能用完的高斯步枪的。

“我他妈的在逃命。”
所以她这样对自己说。

Shaw并没有迷失自己的方向感,相反,她很清楚自己最终的目的地是哪里。她凭借自己优秀的体能带着追兵绕了几个圈子,发现甩不掉他们后立刻回头跑向最初自己登陆的海岸,那里藏有小队的补给,有食物,淡水,最重要的是有武器。她先前因为身上没有多余的空间带弹药了所以留下了一些装备,没想到却因此救了自己一命。

滴滴的响声让她一个激灵扑倒在地上,在不远处引爆的EMP证实了自己刚刚的躲闪是多么及时而重要。趁着敌人确认自己有没有被炸伤的时机她艰难起身,抬手击中了往自己方向走来的两人,不过剩下的一人还是用枪瞄准了Shaw,她感觉自己的左肩和小腹都各中了一枪。

“你还挺耐打是不是?”

那人恶狠狠地用枪对着她,一步步逼近。另一个人也站在不远的地方,机警地举着脉冲枪,Shaw猜测他刚刚一直带着这玩意儿跑了几英里一定累得不轻。

“嘿,嘿,你知道我没有恶意。”

她丢下武器,两只手捂着不停出血的伤口以示意自己不再具有攻击性。她痛得要死,却还要在心里想着对策,思考怎样利用这扯淡的功夫提高自己的生存率。好在子弹没伤到内脏,不然就麻烦多了。

拿枪的那人用枪托狠狠敲在了她头上,她一个瑟缩向后倒去,假装自己疼得起不来了,而事实也差不多如此。

“老实点说,你们这回目的是什么?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Shaw龇牙咧嘴地看着他,故作疑惑,“哈?”然后扭头看向一旁的另一人,视线久久停留在了脉冲枪上,“我就是看这小哥的枪挺不错的,什么公司的货?”

脉冲枪小哥有些情绪激动,张了张嘴说了点什么,不过Shaw没听清,因为与此同时她又吃了一枪托。

“我告诉过你别耍花样,你们到底……”

他话没说完就被重重绊了一跤,刚才还倒在地上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人此刻正拿着一把高振动粒子匕首逼在他的颈动脉处,“你瞧,花样就是这么来的…”Shaw的嘴唇因失血过多而有些发紫,但她极力掩饰住自己即将体力不支倒下这一点。“嘿,那位小哥,不介意把你的枪借我看看吧?”

遗憾的是那人并无此意,Shaw眼看着他就要朝自己用人类最伟大的枪械之一开火时用力把匕首抛向了他,高科技匕首将脉冲枪从枪管开始一劈两断,最后稳稳扎在了男人的胸口。与此同时,被Shaw制约着的另一人也反身一拳将Shaw打飞出去,她就地滚了几圈,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死女人…”他长吁一口气,用颤抖着的双手掏出通讯器想联络总部,却发现不管怎么调整都只听得见一片杂音。落在脚边的滴滴声解开了他的疑问——当然,也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

在不远处艰难爬行着的Shaw下意识捂上了耳朵。

*

Shaw找到一片生长着浓密蕨类植物的地方藏了起来,旁边的树干刚好可以让她靠着缓口气。虽然较为肯定这个岛上不会有什么除了她以外的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决定先休息一会儿,毕竟自己现在的状态实在是糟透了。

肩膀上的伤口还在血流不止,小腹上的看起来更是不容乐观,她需要点什么东西来清理下伤口。然而还没等自己有下一步动作,她就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的身影。她浑身的肌肉立刻绷紧起来,蓄势待发,准备给来者致命一击。 

“Sammen。”

 女人的声音很轻,像是羽毛飘落在了地上,但Shaw还是十分清晰地听清了她在念着自己的名字。

她的声音似曾相识却又感觉从未听过,这真是矛盾,你感觉熟悉的事物却是你大脑无法为你找出相应合适记忆的东西。

她有些犹豫着缓缓朝Shaw靠近,柔和的动作像是怕会惊动了对方,渐渐可以闻到她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百里香味混合着薄荷的清爽让Shaw感到一股莫名的平静,她的脸上洋溢着太多复杂的情绪,Shaw一时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当发现Shaw身上的伤时,她焦虑地看着自己眼神里透出恐慌,Shaw并不明白一个刚见一面的陌生人的眼里怎么可以流露出这样的神情,一种发自内心的担心与着急。她立刻在一大片蕨类植物里面寻找着什么,最后从中拔出了一株圆叶幼苗要为Shaw治疗伤口,没有任何理由,就凭着那种奇异的感觉,Shaw让她这样做了。

她小心翼翼摘下叶子将汁液挤到伤口上,睫毛轻轻颤动,“你是谁。”Shaw盯着她问到,她将几片更小的叶子揉碎抹匀在了伤口附近,Shaw微微倒吸一口气,“你的腹部有…”她咬了咬下唇没回答问题,“有特殊的痕迹。”

Shaw有些诧异地皱起眉来,她不是很赞同对方这样的说法,那不是什么痕迹,是类似伤口愈合后的肉芽样皮肤,从小就有。但最重要的是Shaw并不知道她是如何知晓的。

可是两者中的她知道,在那个证券交易所,在那个蓝色的电梯里,在那个可覆式按钮旁,所有回忆在脑海翻涌不去,一切历历在目。

Shaw感到肩膀上的伤好像没那样疼了,而女人此刻还在为她处理腹部上的伤口,就在那个“特殊的痕迹”附近。她微微蹙起眉头,轻手轻脚,眼神里带着些Shaw看不懂的深情,就仿佛那伤口不是在她身上而是长在了自己身上一样。

失去信号的耳机终于传来了声音,总部似乎已经知道了小岛上的战况,后备部队正在靠岸,任务结束了。

“听着,我得走了。谢谢你帮我。” 话音刚落,女人一下拽住了Shaw的手臂,“你可以在离开前再见我一次吗,就在这里,好吗?”Shaw看着她的眼睛,说不出拒绝的话语。毕竟对方救了自己,同时…她还有一种非常熟悉但又陌生的感觉。

“Root, 这是我的名字。” 她温柔真诚地看着Shaw,使后者心里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Shaw点了点头,不知是默许了这样的约定还是表示她记住了对方的名字。“别跟上来,如果他们看见你了可没什么好结果。”她走了几步回头说到,而Root只是回了她一个微笑。

Shaw连忙收回视线转过头,定了定心神离开了这里,她能感到Root的目光锁在自己身上,甚至可能没听自己的话向前追了一段距离。

*

等回过神来,Shaw才发觉已经走到了当初她们相遇的地方,那片植物长得更高了些,望向不远处,那里没有其他身影。当初回到汇合地点后,队长要求立刻撤离该岛,Shaw眨了眨眼睛,一言未发服从了命令。踏上远行的军船时,她回过头看了看那片森林。

她错过了约定。

再一次单独来到这里,Shaw自己也不确定会有什么结果发生,或许是什么都不会发生。
她静静地站在原来的树干面前,一个人。一切太过安静,最终Shaw转身向别的地方走去。

Shaw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天色已经开始变暗,她感到饥肠辘辘。找到一块土地相对干燥的平坦地区,她坐在带着些许墨绿青苔的石块上利索地从侧包中摸出了两根能量帮,撕开外包装的声音在这片寂静的密林里显得额外清晰。她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脑海里试图拼凑齐从前的画面碎片,无意识咬下一口又一口能量棒,食物却在口中尝不出味道。轻轻用手抚过肩上的旧伤,她决定在岛上休息一晚后第二天一早就离开。

没用太久的时间帐篷就已经搭好,温度逐渐降下来,森林变得朦朦胧胧无法看清太远的事物。Shaw从附近找了些枯枝落叶,把它们聚拢在一起后弄成了一个小火堆,她坐着看着橙红色的火苗愣愣地发神了好一会。周围一片寂静,Shaw从一旁的背包拿出包好的三明治当作了晚餐,用过的废纸被放进了先前装能量棒包装袋的口袋里。

火焰慢慢变成微弱的淡蓝色,她抬头看着夜晚的星空,明亮的星辰微微闪动,似乎也在陪她静静地等待着。Shaw收回目光,钻进了帐篷里,一觉醒来漫漫长夜就会过去。

然后旭日初升时,她就会离开这里。

即使处于休息状态,Shaw的感觉器官还是敏锐捕捉到了不属于自然的光线照在了自己的帐篷上。她立刻警觉起来,身体的所有细胞都清醒了过来。从枕下抽出手枪轻轻拉开右边的拉链,Shaw不动声色地来到了帐篷外,微微探头观察想要外面的情况,谁知第一眼就让她愣在了原地。

Root站在离帐篷不远的地方不安地抚着自己的手指,目光紧紧盯着那顶帐篷不知道该不该走进,她身旁的光线开始渐渐黯淡下去。Shaw低头沉思了几秒钟后缓缓站了起来,她们的目光相遇,Shaw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而怔住,而Root…却是因为这无限的惊喜而怔在了原地。

“Sameen…”她再次念出Shaw的名字,脸上的笑容却是看起来要泪流。Shaw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微妙的反应,像是快要通电的缆线,不过差点距离。

Root缓缓走到Shaw的对面,看着对方的眼睛,“你能多听我说几句吗?”Root柔声问着

Shaw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Root深吸一口气,似乎是要缓住激动的情绪,虽然在表面上Root已经尽力控制住颤抖的声音,平稳好略微浅快的呼吸,但她微微起伏的肩膀线条和眼神里的热烈无时无刻不说明着她的心里所想。

“我总会不时来到那里——初遇你的地方,回忆当初的一切,但今天与以往那些日子都不同…我在去过无数次的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痕迹,有人来过这里。我不知道是不是你,我不确定,一点也不确定,毕竟…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可我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你回来了,就像是第一反应那样,似乎未经思考这样的想法就占据了我的大脑,虽然那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人。可是你,你答应过我会来找我。”

Root感到语无伦次,舌头不与嘴唇合作,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表达些什么,她想一股脑地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抛给Shaw,但恐怕这样的思潮会像洪水一样把Shaw直接冲到海岸边。

Shaw睁大眼睛,还没完全消化所有的信息。

“你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Root轻拨开左肩的衣料,“这是以前你留下的印记。” 她的语气没有怎么改变,但是Shaw却因为那个伤疤蹙紧了眉头。

她们两个应该真的有什么渊源。

Root颤抖着伸出手臂抱住了眼前的人,但在树上停留的爬虫看来,Shaw拥抱着空气。“这些年来,每当你受伤的时候,我总会感觉到心口一紧…那时信息才能传到我的脑里,我才可以知道你身在何处,这是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我每次都想要立刻飞奔到你所在的地方来找你,但却会总是有一步之遥…等我赶到那里的时候你却已经离开。这次...这次我终于终于等到你了……”Root抵着自己的肩膀呢喃着,她感觉肩膀那块变湿了。

虽然有些语意不通顺,Shaw还是大致理解了怀中人想表达的意思。顿时,心里被一股说不出来的难受感觉堵住了心腔,那些血液开始裹着伤感流过血管,输往浑身每块可以活动的肌肉。她觉得自己有一瞬间的僵硬,仿佛整个躯体都不再属于自己。

没过多久头发也感到了水珠的滴落,森林开始下雨,两人只好躲进帐篷里。

“那你到底...”一大片阴影投在脸上,Shaw的表情有些捉摸不定。她看着面前鼻子红红的Root,有些局促地开了口,“呃…等我等了多久?你说这不是你第一次尝试来找我了。”

Root浅浅笑了笑,那笑容让人心碎。“Sameen,这不重要。我想重要的是不管等了多久,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毕竟你现在就在这儿,在我面前。”Root倾身吻了她,然而Shaw脸上的坚决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有必要知道。”她加重了怀抱的力度,似乎不得到想要的答案就不打算放手。“至少我不能对你白白逝去的那些岁月一无所知。”

它们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我等来了你。尽管Root想这么说,但她知道这个答复Shaw是肯定不会满意的,所以只是微不可察地轻叹了口气,把头轻轻搁在了爱人的胸口,听着那颗心脏的主人因对接下来未知的不安而有些急促的心跳声。

“大概六七十年吧。不要去想它了,它们其实没有听上去的那么久……”

自责,内疚,懊悔再次汇集在Shaw的心口,压得她无法呼吸。她甚至想为上一次没能准时赴约而使Root又平白无故多等了好久而惩罚自己,但她不能,因为这同时又会更深地伤害到Root。因此她只能吻她,拥抱她,企图用彼此间的温暖来填补这些岁月的空白。

“但是…你不会变老?”

“Sameen,失去了你的我算不上什么人,只是一个游荡的幽魂罢了。你没必要为此感到自责,这些年都是弹指之间的事,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其实她已经等了太久太久,孓然一身的时光被拉得无限长,她像一颗细小的微粒一样行走在这条漫长不见终点的道路上上,只为了这一次相遇。然而从今往后,她不再会是幽灵,以后漫长岁月的孤独长生被摈弃,只为换取和苦苦等来的人的长相厮守。

这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并且立刻席卷了全身。是在哪个地方,哪个场景,哪个时刻,Shaw很确定,她也吻过她。

夜雨还在滴滴答答地下着,森林周围已经出现了稀薄的白雾,水流顺着帐篷外防水罩的沟壑流入土壤,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帐篷内的温度,她们两个相拥而眠,安稳地度过了这一夜。

清晨当Shaw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Root正用手撑着头垂眸看自己。Shaw不自然地坐起了身,有些回避她的目光,尴尬清了清嗓子,她摸向背包,从中掏出了能量棒然后递给了Root,“一会儿可以当早餐。”

Root接过那条能量棒,有点用力地攥紧了它,仿佛是在确认这是真实存在的事物一样。两个人都没有太多话语,她们开始一起收拾帐篷,准备离开这个岛屿开始新的生活,把之前没有结果的等待抛在波涛翻滚的大海后的那座岛上。

因为下过雨后溪流旁的泥土有些水分过多而泥泞起来,这次两双脚印在上面留下了痕迹。雨后的森林空气十分清新,特殊的泥土味让人洗濯了肺部污气,她们几乎并肩走着,远离这片森林朝着海岸进发,渐渐海浪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她们已经能够看到雨后棕黑色的沙滩。

快到目的地时,Root轻轻勾了勾Shaw的手指,对方明显颤了一下,然后她牵住了Shaw的手。当准备登上游艇,踏上高高的台阶时,Root明显感觉到对方也正用力地握着她的手。她觉得此刻脚下踩着的已经不是坚硬的台阶,而是通向充满无限向往的未来的路。

是她一直一直期待着的,等待着的,未来。

海风一阵阵迎面吹来,Root因为正对着阳光而微微眯起了眼睛。

视野中小岛越来越远,最后终于消失在了海平面之下。

>Epilogue 尾声:

一头棕色长发的女人静悄悄地睁开了眼睛。身旁平稳的呼吸声昭示着她的爱人此刻仍沉浸在梦乡之中,这让她也感到一阵心安。她往旁边挪了挪倚在Shaw的肩膀上,那里有着她们初遇时子弹贯穿的痕迹,与Root肩膀上前一世的Shaw所留下的如出一辙。虽然心疼,但Root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每次注视那个伤口时都会找到一种熟悉的归属感。

Shaw肩头的温度逐渐传递到了她的身上。在她们重逢后,Root觉得自己果然又恢复了生命的迹象,会感到饥饿,疲倦,会生老病死,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体能重新散发出热量,好让Shaw在拥抱她时感到象征着生命的温暖而不是臂弯的一片冰凉。

“你知道你如果需要的话,随时都可以把我叫醒的吧。”

Shaw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正带着有些玩味的笑容看着Root,并侧过身把她搂进了怀里。温暖的来源从一个点一下子扩散到了更为立体的拥抱,Root往热源凑近了些,双手绕过Shaw腰的两侧,最后交叠在她的后腰上。那里隔着衣料也可以触摸到一节一节的脊柱,它们一直以来坚定不移地支撑着自己那曾经一次又一次自我牺牲,以求拯救他人的主人。

“Sameen,我只是想多看一会儿你可爱的睡颜呢。”

Shaw没有说话,垂下眼眸微微启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反复吸气想要吐出那些语句时最后又忍耐住了。这些小小的细节Root 全部都看在了眼里,她伸手轻抚对方的脸庞,想要赶走那些忧郁,不让它在对方的脸上留下痕迹。

这次Shaw终于看着她的眼睛,“我…在上一世的时候是怎样的?”

Root唇边漾开微笑,“是一个,会说很多甜蜜话语的人呢。而且方式很特别,非常可爱。”Shaw皱紧了眉头,不太确定那真的是前世的她。

"We a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Root的指腹摩挲过Shaw的眼角,“遇到你不迟亦不早,刚刚好,庆幸我可以等到。”

Shaw咬了咬牙,她知道眼前这个人背负着太多,并且远远超出自己可以预料的范围。可她却轻描淡写着一切,仿佛自己真如此般完美无缺,仿佛那些逝过的孤单岁月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仿佛一切都是昨日记忆一觉醒来却是新开始。

只有一件事情不是仿佛,而是确定,这份爱即使跨过了这样长的一条时间长廊,经历过等待与错过,承载着太多太多东西,也依然如初,永不褪色。

Shaw突然觉得她明白了一些东西,那是没有办法用言语表达的领悟,她不知道前一世的自己到底是怎样,也不知道从前发生的事情,但她知道今世的自己可以去做,可以去陪伴,这便足以让她为之厮守终生。

Shaw紧紧抱住她,时光可以到老。

谢谢我们终于遇到。

Root看着把自己拥在怀中的爱人再次心满意足地阖上眼皮,心中有种甜蜜而又苦涩的情感轻轻荡漾开来。眼前Shaw的模样和记忆中的那张脸庞相互重叠:她们有着同样出色的职业技能,同样温暖的亲吻与拥抱,最重要的是,那份不曾改变过的别扭关怀与让自己一次又一次沉沦于其中的沉甸甸的爱。

她是不幸而又幸运的。沉淀了无数孤独的寂苦等待为她换来了一次与挚爱之人陪伴彼此直到漫长岁月终结的机会,而她无比清楚,这一世,她绝不会再放手了。

Shaw,也许你已经不完全记得前世发生的所有事情,但我却终于等到了你。

为你,千千万万遍。[1]

<FIN>

[1]出处来自于<追风筝的人>

    
  

>Free Talk from @MiracleKiller :


嗨,带着《未来 There and back again》与大家见面啦
灵感来源于话痨当当的《Up All Night》的歌词与MV,是一个关于寻找与等待的故事。带着所有回忆一直处于长生状态的幽灵Root,继承了上一世大多性格品质带着前世烙印的Shaw,她们在同一个世界,却又相隔着未知的距离。直到那么多年以后,经过几多次追寻无果,走过太多次回忆的路口,一切终于尘埃落定,最后等到你。
Root不愿放弃这一世,所以在上世日子的尽头选择了漫无止境的等待,靠着那一丝丝微弱的联系也要努力去找到她,那是不可替代的愿尽一切的她爱。而终于再见,这世的Shaw留着太多从前的痕迹,而她对于Root隐隐的发自心里不一般的感觉,也是让她慢慢有了更多想法的因素。感觉总是种说不清楚的东西,似乎可以叫人做下很多决定,肯定很多的想法。:)
好时辰,遇到你,多美丽,前缘再续。

关于Root的发光...幽灵自带?..(X

最后非常非常感谢鱼叔耐心与认真的为这篇文章的所有投入...,那些带感的场景描写和串联农夫望尘莫及,心里默默点N个赞,谢谢好队友..;D
谢谢大家!

  

>Free Talk from @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


想说的话还挺多的,既然MK已经负责把与作品相关的部分给写了,那我就来扯点喜闻乐见有的没的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首先从我和MK是怎么搞到一起去的开始——
最开始让我看MK的文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我看的第一篇文是,以及后续的下次爱你,把我戳的满身刀…自此立下毒誓,决定拉黑这位BE狂魔不去看她的文,但是那篇被保证HE的IWI还是把我给炸出来了…于是就有了后来的LTIP事件…
那是一个明媚的午后。
我在听Adele的虐狗神曲Lovesong
我看到了LTIP【0】
……我哭成傻逼。
然后我意识到了世上有那么多BE狂魔,必须从我做起,让这些人改过自新!!(什么鬼
结果就是我在LTIP底下的评论区狂轰乱炸了一下午,给MK强行洗脑。中途还被冷萌大大和翠发大大吐槽了
诶废话有点多了,现在切入正题。
因为那回的死缠烂打,导致一位迷妹误以为我和MK有些神奇的关系,于是就为我送来了神助攻分别在我们俩的ASK里撮合咱组团合作(再次卖一下这个功能的安利啊!有事儿没事儿都来提提问呗可好玩儿了!!
BUT!!正当我还因觉得自己文力不行,没法和MK这样文笔细腻流畅剧情安排温馨不做作却又BE成性的优秀写手一起生孩子写文而羞射地踌躇着的时候,MK大大居然来主动找我了!!!
请让我,静静地在风中炸裂。
我要告白啊妈呀MK大大你简直太暖太温柔了!!!
然后就是各种愉悦的不干正事儿插科打诨,聊天内容从辣椒蘑菇到学业考试不等,以及接下来的关于合作写文的事
我已经夸不动她了……真的只剩下一个字,从文风到细节再到人物的情感刻画,分分钟让我给跪,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整篇文基本就在我负责打打杀杀,MK负责貌美如花的基调下度过了………尤其是谈情说爱这种,每次一让我写都是一口老血…………
哎我去又扯太多了,快赶上尾声的字数了。
最后,我要再一次表达对MK的仰慕之情…和你合作真的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也十分有挑战性,因为我得不停费尽心思开脑洞以免被你的优秀文笔一巴掌pia死…
期待下一次的合作;),欢迎迷妹们点题送神助攻哦我会记得你的~今后MK和我如果还有作品的话就会统一发布在这个博客上啦,欢迎大家常驻XD
那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咱们下个坑再见 ;)。
(PS:其实我学业还是挺忙的这回纯属太激动了所以作死,大家手下留情——


From:板上鱼

Mar.30.2015

  
 
评论(73)
热度(207)
  1. 沧海轻舟504 gateway time-out 转载了此文字
  2. Ri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504 gateway time-out 转载了此文字

© 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