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Far From Enough — Finale终章

>传送门: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Finale

自战胜Samaritan以后Root就以无家可归为借口搬到了了Shaw的家里,没床睡就睡沙发,睡落枕了也坚决不搬走。为了说服Shaw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她还特意去学了做饭,久而久之也就成功赖下来了。
过了将近一个礼拜,某个下午她俩看着客厅门口日益堆积如山的信件,达成了必须收拾一番的共识。Root在厨房里忙着给饿疯了的前特工准备晚饭,所以这项任务自然落在了这位Sameen·我很不爽我想吃饭·Shaw的肩膀上。

收拾信件并不耗体力但是十分繁琐,所幸她们收到的无非都是些超市打折,楼盘招租的广告之类,扔到垃圾桶就可以搞定了。
一个牛皮纸袋成功吸引了Shaw的注意,她两三下把袋子撕开,一支录音笔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前特工拿起录音笔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又重新看了眼牛皮纸袋上写的内容,十分简洁,只写了寥寥数字的To Sameen。
Shaw抬头往厨房的方向看了眼,最有可能这么叫她的那人还在灶台前忙碌着,她想了想,按下了录音笔上的播放键。

“Sameen。”
听到了意料中那女人的声音,名字的主人皱紧了眉头。录音笔不断发出着沙沙声,音质不尽人意,大概是录音时所处的环境不是特别好。
“我真希望能给你打个电话,不过我所在的地方似乎是把信号屏蔽了……你还好吗?在Decima的工作怎么样?不过我猜等我干完手中现在在干的事儿你就要被裁员了~噢等等。”
然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杂音,隐隐约约还有枪响和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还好不是那个疯女人的。Shaw的脸色有些难看,她大致猜到这段录音是Root什么时候录下的了,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踩烂这该死的录音笔。但她还是耐着心思听了下去。
“记得在证券所那次吗,在你赶到之前,我和Harold他们在一间房间里躲了好久。The Machine为了让我们安全逃脱模拟了好多种方案,虽然在大多数方案里我们都死了。其中有一次我给你打电话想和你闲聊一会儿,和你说总有一天你会意识到我们有多般配的,而你居然没有完全否定我。你说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许有一天你会考虑一下,还问我满不满意。我真的很满意了,尤其是在那一次以后能再见到你。Sameen你还记得吧?当时和我一起击退Decima特工时所说的,我们在一起会天雷勾地火,我可没忘呢。”女人一向甜美的嗓音此刻变得沙哑,平时一直上扬的尾音也变了调,“很抱歉没有时间来好好跟你叙旧了,希望你能记住自己说的话哦。谢谢,Sameen,This is good enough for me.”
Shaw狠狠地砸下了停止键,脑中开始循环播放那女人说这话时眼中闪烁的泪光和有些颤抖的鼻音。她猛地抬头,视线撞上了正端着餐具和牛排的有些不知所措的女人,一时间愤怒和另外一种她不知道怎么描述的情绪参杂在一起。

“Sameen,我……”

没有回答,前特工一把抢过女人手中的东西,走到餐桌前自己吃了起来。Root在她身旁坐下,低着头,前所未有的委屈样。虽然知道Shaw表面上对于自己去送死这件事的平静迟早会被打破,爆发到来时她还是感到了手足无措。
小个子女人啃完最后一口牛排,用手背胡乱擦了擦嘴上的油。她没理会递来的纸巾,径直去卫生间洗了手,然后又气冲冲地坐到了沙发上,似乎是不想搭理屋子里的另外一个人了。

“对不起。”

见Shaw仍旧没有回答的打算,Root上前跨坐在了她的大腿上,双手轻轻掰过她棱角分明的脸强迫她看着自己。
“你是在担心我对吗,Sameen。”
“不,我在生气。”
“你在生气是因为担心我。”
“我在生气是因为你是个蠢货,一心送死不顾他人想法的混账。”她拍开Root想来安抚自己的手,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人,“我忍了很久了,每次一想到如果你当时真的…死在了那里,我就想把你拽过来揍到残废。”
“这就是担心,在找不到你的那段时间我也一度有过这种感觉。但我并不想揍你,Sammen,我只是在想如果我还能见到你的话,我不要再失去你了。”
Shaw表现得很不耐烦,她几乎正掐着自己的手好让自己平静下来。“所以这他妈就是你一个人一声不吭去送死的理由?哦,真伟大。不,你没有一声不吭,你还给我录了段音频呢。”她笑了笑,但眼中毫无笑意,这让坐在她腿上的女人的愧意更甚了。
“我只是想保护你……”
“我不需要你来保护!这话我还要说几次?我们是一个团队,有什么问题不能一起解决吗?你一个人去找Samaritan的时候我和John已经抓住那死老头了!”
“那你呢?”Root的音调突然拔高,这让Shaw吃了一惊。“你在电梯里为什么要急着自己去按?Lionel和我都可以掩护你!但你却把我们锁在了电梯里面!让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那金发婊子击倒!”
“这他妈不一样,你受伤了而且没有子弹了,Lionel的身份不能暴露,只有我可以去按。”
“可你就倒在那里!倒在我面前!”见Shaw的气势减弱了,Root反而越说越激动,好像那几个月来笼罩着她的梦魇又历历在目。她十指用力抠着Shaw的肩膀,指甲嵌进了她的血肉里。“你不害怕死亡,但是不代表在意你的,爱你的人不怕你去送死!”
“上帝啊。”Shaw一个发力把Root翻身压到了沙发上,她一只手钳紧女人的脖子,另一只作势要揍上去,但当她看到女人眼中的泪光时瞬间脱力了。
Shaw松开了手,深吸一口气,换了个姿势双手撑在Root脑袋两侧。“对不起,我以后会尽量考虑你的感受的。但拜托你也别再一个人去送死了,我说过,有需要的话我随时可以帮忙。”
吸了吸鼻子,黑客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没等前特工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起身吻了上去。Shaw身形一僵,但随后便一手托住Root的后腰好让她躺下,压低身子加深了这个吻。
这是她们第二次接吻,没有了第一次的诀别,多了些缠绵的味道,还有些温存。

最近老福特扫黄扫得紧为了防吞文这段就被我删啦等风头过了再放上来

 

一句话概括就是:纵欲锤草哭诱惑根。

Root一直自认为自己的体力虽然谈不上最好,但身为一个前杀手,怎么也不算太差才是。在最后一次高潮的余韵消退后她沉沉地昏睡过去,脑子里只回响着一句话:

图样图森破。



醒来时Root发现自己正裹着被子躺在那张自己无数次想夜袭的属于Shaw的床上,而床原本的主人正坐在床头柜上削一个苹果。

“你醒了?”
“嗯。”嗓子哑了。
“感觉怎么样?”
“呃……”腰酸背疼,下身生理部位有点胀痛。“还好……”
“看起来不怎么样,吃苹果。”
Root张嘴吃下Shaw递来的苹果,心里是奇妙的幸福感。等沙哑的嗓子湿润了些后,她又开启了调情模式。
“Sweetie,没想到你还是纵欲型的,看来以前对你是性冷淡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呢~”
“说人话。”Shaw躺到Root的身边,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开始调台。
“说真的,honey,虽然你上我的样子很性感,但每晚都这样恐怕我会吃不消……”
小个子不屑地翻了个白眼,但看样子是默许了。

“Root。”

“嗯?”黑客挪动到前特工身边(她理智地认识到自己现在大概没有其他的移动方式了),从背后熊抱住她。
“那个…你录音里说的,也许有一天。”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说下去,或许是Root温暖的拥抱坚定了她的决心,Shaw转过身直视着女人的眼睛。
“我觉得可以考虑,不是也许,就是现在。你看我们的确挺天雷勾地火的。”
Root被她别扭的神情逗乐了,伸手捏了捏Shaw的脸,“嗯…Sameen,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对我告白吗?”
“你如果一定要这么去想的话。但事先说好了,我可不是那种会谈情说爱的青春期白痴男生。”
“嗯哼,那我的腰也没算白断啊~”
抱着些愧疚之心,前前医生Sameen·我没感情我在宣布病人死亡时吃棒棒糖·Shaw坐起身开始给Samantha·我女朋友真能搞嘤嘤虽然好爽但我现在浑身难受·Groves做全身按摩。Root故意在Shaw揉到穴位上时夸张地呻吟着,让后者脸色铁青,不由加重了手上的力度,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似乎是这张床上有什么神奇的魔力,气鼓鼓的按摩师渐渐减轻了动作。
我的确是个蠢货。享受着腰上不轻不重按摩的女人不无得意地想,但蠢货的运气一直不会太差。

*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Root往椅背上靠了靠,从包里取出一个精巧的正方形盒子递给Claire。
这就是Samaritan的集成模块了,或者说曾经是,在最后那一次谈判以后她把它交给了Finch。旧的AI代码被删除,新的像The Machine一样更具有人性的程序被覆写上去,这花了他不少时间,但并不像最开始创造The Machine那样消耗脑细胞,无非是从头来过罢了——更何况还有Root能帮把手。
“Samaritan在最后已经为自己安排好了去处,就连我也不知道它要去哪儿。”Claire耸了耸肩,表情十分无奈,“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按它的吩咐把模块寄到阿拉斯加的一所酒店,这之后就没我什么事了。”
Root似乎是叹了口气,她在想自己如果有一天变成了那个亲手把自己曾经的信仰送走的人,她会有怎样的感受,内心又会是有多大的波澜,不过她或许再也无从得知了——The Machine现在仍然是她的信仰,但不再是她的全部。朋友,信念,家人……这些曾经遥不可及的词语都逐渐实体化并出现在了她的身旁。Root对于那位上帝为她牵线搭桥的行为心怀感激,然后以实际行动来回报那些一直以来陪伴着她的人们。
“那你呢?还有你们的小分队成员,接下来还是要继续像Samaritan上线之前那样满纽约跑救无关号码吗?还有政府的有关号码要怎么办?我听说那时候The Machine的有关号码一直是你一个人在处理,无意冒犯,但你看起来真的……挺吃力的。”
大概是没有想到Claire会反过来问自己今后的打算,Root也思考了起来。在Samaritan被打败以后,她觉得自己这个交互界面其实已经不那么必要了,毕竟在她加入之前小分队成员们拯救无关号码的任务也一直完成得很好。事实是,最近The Machine的确没怎么和她说话,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Root最近不怎么方便和她说话。

“Harold已经安排Control和她的北极光项目继续接手The Machine的有关号码了,Decima本身就是隐藏在幕后的公司,即使再次东窗事发政府部门也可以毫无顾忌地把黑锅往Decima身上扣。至于我个人嘛……”
Root的笑容变得暧昧起来,顺势还轻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整个人都显得更加……诱惑。
“我可能要休整一段时间,处理一些家里的事。我的家人最近看我看得很紧。”说完还不忘调皮地眨了眨眼。
Claire显然被Root突然间气场的切换吓了一跳,有些不自在地把先前一直把玩着的集成模块收到了包里并无视了身后那一桌打碎了玻璃杯的声音。她记得根据自己曾经的调查,Root,或者说Samantha Groves的家人早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而这位前黑客杀手更不像是什么会和远房亲戚保持联系的人。

此处必有奸情。(x

但Claire十分明智地没有开口去问。她隐隐感到这大概和那天Root在主控制室门口对Decima特工说的“想保护的人”有关。不知怎么,她的脑海中竟突然浮现出那个曾潜伏在Decima和她共事过一段时间的小分队成员的身影。那个小个子凶女人?她打了个哆嗦,但这也算不上拉郎……如果没记错的话,Shaw和Root互相救过彼此好多次。
好多未解之谜的真相逐渐浮出了水面,一环扣一环,展现在Claire的面前。不过理智告诉她有些事,至少在这件事上,不要深究下去了,水太深。
对,水太深了。像是要说服自己一样,Claire狠狠地咬了一下牙,拎着包准备起身离开。
“那只能祝你好运了,我今后会离开纽约去波士顿用Samaritan为我留下的新身份继续未完成的学业,有缘再见。”她顿了顿,好像是在犹豫应该怎样措辞,“你知道我说不出感谢这样的话,但……你们真的帮了很大的忙,我想说我会记住的。”
Root端详着眼前的人,执着,聪颖,些许的傲气,像极了十几年前那个刚为Hanna报完仇决心要靠自己的天赋吃饭的女孩。所以她没有泼任何冷水,只是面带着自己最常用的笑容点了点头。
“也祝你好运,后会有期。”

“哟,约会终于结束了?”
Root的笑意愈发浓重,除了早先的戏谑外还染了些其他更加说不明道不清的味道。她抬起头对不耐烦看着自己的小个子女人抱以一个微笑作为回应,拽了拽对方的衣角示意她坐下。
“这家店的牛排很好吃,一直想着有机会带你来尝尝的,如果不是有人某一次故意逞英雄……”
“能不能别提了,我们不是刚就这事儿讨论过?”
“Sameen,把人压在沙发上纵欲过度可算不上讨论~”
无奈地翻了个白眼,Shaw一把推开想要靠到自己身上的女人。“行行行,我能理解了,以后你不提那茬,我也不提。”
“乖嘛~其实我还是很享受的。”
Root把头倚在了Shaw的颈窝间,安心地闭上眼享受这战争后难得的平静。前特工似乎是知道这场与厚脸皮黑客的消耗战永远不会以自己的胜利告终,忿忿地叹了口气,没再推开她。



“哦对了Root,买单的时候别忘了多交五十刀,我刚刚不小心打碎了几个杯子。”
“……原来是你啊sweetie,你还真的挺喜欢我的性暗示的?”
“喝你的饮料。不,不是那杯,那是我自己带来的。”

在Shaw的唇不自觉地覆上Root的的时候,她心里其实在想些别的事情,有关那句"This is good enough for me"的。察觉到自己的接吻对象有些心不在焉,Root有些不满地咬了咬对方的下唇。
“远远不够。”
“你说什么,sweetie?”
不顾餐厅里其他人诧异的目光,小个子前特工把这位黑客小姐按在餐桌上忘乎所以地激吻起来。她在心里一遍遍地对自己说,这还远远不够。

一位痊愈中反社会人格最深情的告白。


<FIN>


>Free Talk:

终于把坑填完了,本来计划中只是一个不到一万字的小短篇,不写提纲的结果就是一直爆字数呀么爆字数…
…其实最开始我的脑洞只有大锤听录音那段,所以这原本是个虐坑,但想了想快情人节了一开头就把它掰成了傻白甜。
好久没有动笔写过同人,甜文HE又是我一直没尝试过的领域,导致了很多情节编排和叙述上的不成熟,在此向跳了本坑的病友们致歉。只不过Shaw和Root真的是近几年来我特喜欢的一对儿,又很心疼,所以忍不住私心至少在同人中给她们一个美好的结局,也算是自娱自乐了。
感谢一直给我点喜欢点推荐的病友们,也感谢帮忙搬运的主页君,FFE(什么鬼)这篇就这么告一段落了,我接下来还在酝酿一篇中长篇的盗梦paro,这回一定要好好写大纲所以目测短期内是不会开坑的……另外我还有几个小脑洞,和一个“肖根活在电影里”系列,大致就是各种短篇的电影中的肖根,具体写什么也已经想好了,开坑时间有待商榷(。

最后摸摸看到这里的你,咱们江湖再见!

From:板上鱼
Feb.25.2015

评论(26)
热度(312)
  1. Ri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 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