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Far From Enough — Chapter 4

>传送门: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Four

电梯门,越权按钮,铁丝网,枪声。

眼前是Shaw无比熟悉的场景,不过这次有所不同的是,在结束一个匆忙又带着决别意味的吻后冲出去按下按钮的人变成了Root,而被关在电梯里无能为力的那个人变成了她自己。那个女人身中数枪倒下,疼痛带来的汗水纵横在她姣好的面容上。她痛苦地弓起身,但仍然对Shaw艰难地挤出一个微笑,随着电梯门的缓缓合上,那笑容逐渐凝固,枯萎,直到女人的眼中不再带有任何光彩。

无助,恐慌和愤慨一件件填满了Shaw,她想要怒吼,想要冲出去大杀四方,但忽然间身边变成了一片虚无,耳鸣声让她头疼欲裂。过了不久,原暗中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恐惧悉悉索索地爬上了她的神经,她崩溃地抱住头蹲在地上,因为她发现那笑声的来源竟然就是自己。

接着她醒了。

Reese坐在身边的驾驶座上,脸上的表情凝重得可怕,他一定也已经知道了Root的事。Shaw记得她上一次见到Reese这样时是Carter遇害后,那时的自己也处在暴怒的边缘,走遍纽约所有和HR有纠葛的角落只为揪出那个夺走她最为尊重的伟大女性的混蛋。

而这次她又要失去什么人了。

那个人和自己的关系更为密切,对她的意义更为重要。她并不是想要给Carter和Root排个座次,她们本身就是完全不同的人。如果说Carter是她心中憧憬的光明与正义的化身的话,那么Root就是那个在她身处的黑暗中陪伴她,跟她依偎着互相取暖的战友——或者更甚于此。正是如此,Shaw不想再让历史重演了。

他们原本的计划是赶去支援Root,前往Decima本部成为她强有力的武力保障,但现在根据Greer的说法,Shaw推测Samaritan的自毁系统会在Root强行关闭它以后自己启动,并和那栋楼里的所有人同归于尽——Root从按下关闭Samaritan的按钮以后就是一个死人了,更可恨的是,她知道即便自己把这血淋淋的现实披露给那个女人看,她也只会无奈地耸耸肩,然后慷慨赴死。

一年多以前那次Root孤身一人去为号码甩开Decima特工时Finch对Shaw说的话又回响在她的耳边:“这将会是一场很漫长的战争,但必须赢,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去他妈的。”

Reese疑惑地转头看了看Shaw,眼中的仇恨第一次变成了不解,回答他的是Shaw的一脸斩钉截铁。
“Root才不是代价,不是我们可以随意丢弃的棋子。John,我们去阻止她,毁灭Samaritan一定还有其他方法。”
“嗯。”
言语永远都不是Reese的长项,所以作为对Shaw肯定的回应,他狠狠地踩下了油门。

*

纽约市某不知名建筑内。

走廊的一头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她穿着技术人员的白大褂,好看的栗色卷发滑过她的肩头,束在腰身两侧的手枪隐约可见。

“能告诉我Samaritan主控制室的位置在哪儿吗?”

耳畔传来细碎的絮语,女人侧过头去听了好一会儿。

“对,我知道。”

沉默了一阵子,她轻轻地笑了。

“帮我个忙,在尘埃落定以后,拜托把那段音频传给Shaw。”

说完她就端起双枪走向了走廊的深处,步伐果断又决绝。

马上就可以结束了,这一切的一切。

*

“Reese,再开快点。”
没等Reese回答,Finch有些颤抖的声音就出现在了小个子前特工的耳麦里,“我很能理解你焦急的心情,Ms.Shaw,但请不要再催Mr.Reese了,我相信这已经是那辆车的最大马力了。”她甚至能想象到自己老板说这话时那幅焦急,却又企图安抚她的神情。

一路上Reese和Shaw闯了沿途的所有红灯,Finch也顾不上会不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了,他黑进交管的网络终端控制路况来尽量缩短他们浪费在路上的时间。尽管如此Shaw还是恨不得飞过去,她有些后悔早先没有让Finch搞架直升机了。
她的心里现在有种奇怪的感觉,痒痒的,混杂在对Root不辞而别独自逞英雄的愤怒中。她隐约觉得这可能是她丧失多年的情感,但又感到有些好笑。
在与Root相处的这几年中她尝试去摸索那个属于自己的那个音量键,有两次她几乎能听到了——第一次是Thomas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巴塞罗那,她听见那个声音说让她留下来;第二次是证交所那次,她听见那个声音说她想让Root活下去。
好笑的是这个女人居然就这么急着去死了。

Shaw直到车子停下才恍过神来,Reese已经在开门准备下车了。
“到了?”
“对,我们走吧。”

下车,抬手开枪废掉门口特工的膝盖,甩上车门。动作一气呵成。

Shaw下定决心如果还有机会见到那个女人的话,一定要找她把话讲明白,也算给自己一个交代。


当她带着Reese熟悉地绕过摄像头,穿过一片片被突突突掉的Decima特工,到达Samaritan的主控制室时,沉着冷静如她和都市传说西装男也被里面剑拔弩张的气氛吓了一跳,要不是里面的人见了来者是谁把枪口对着他俩,她可能还会揉揉眼睛。
是Control,还有被她带来的ISA特工挟持着的Finch。
“Control?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Finch?我以为你会在地…呃,秘密基地里的。”
Reese想要冲上去保护Finch,但被Shaw及时拦住了,她继续问道:“你们都在这儿了,Root呢?”
Control双手叉腰,带着些许严肃的眼神看着自己靡下的前任特工。“Agent Shaw,我们也是为了这个过来的。显然把这么一台人工智能的末日天启交到私人企业手中是十分不可靠的,为了国家安全,政府必须接管那台机器。”
她踱步着,坐到了Greer最常坐的那把椅子上。Shaw被团团的疑问包围住,“那你找Finch做什么?他们一直被Samaritan追杀,不要讲去找它了,自保都是问题,我才是为Decima工作的人吧。”
“你真的以为Samaritan会把自己的位置暴露给人类?你忘了The Machine是怎么自己销声匿迹的了?就连Greer都不一定知道它在哪里,能找到这样一台AI的,相信只有它的同类。”
说着Control看了眼坐立不安的Finch,后者此时肯定还在为自己过于心急,暴露了身份而感到无比懊悔。她见Shaw被先前的回答呛住,没再发声,便继续说了下去。
“我觉得为了除掉自己的竞争对手,The Machine一定会帮助你们那位黑客小姐找到Samaritan的所在,而你们又是找到她的关键。所以……不打算告诉我你们那位朋友在哪里吗?我保证我只是要找到Samaritan而已。”

“来不及了。”

大家都看向Shaw,她像是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一样被抽掉了所有力气,一步步后退,直到脊椎抵在了身后冰冷的墙面上。她顺着墙壁下滑,蹲下,十指深深抠在了自己的发丝里。

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先前的梦境中。

Control没能理解Shaw是什么意思,“Agent Shaw,你在说什么来不及了?”
随即她看到另外两人的面色也一下子变得铁青,“Ms.Grooves…”Finch的嘴唇颤抖着,“她一定从一开始就做好了自己去和Samaritan同归于尽的准备,什么集成模块在这里都是迷惑我们的烟雾弹,她不希望我们去阻止她……Root是打算彻底牺牲自己。”
“能不能好好把话说清楚?你们是说那位黑客已经动身去毁灭Samaritan了?”

像是回答Control的疑问一样,身边的ISA特工突然凑到她耳边低语几句,即便如此,内容还是被听觉敏锐的Shaw和Reese听到了。
“Ma'am,收到消息说下城区有一栋写字楼整座被引爆,应该不是恐怖袭击,没有收到过相关号码。伤亡还在统计中。”

她再回头想问Finch些什么,却发现那三人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冲出去了。

*

二十分钟前。

最终来到Samaritan真身所在的房间门口,Root深吸了一口气。身后捂着膝盖倒下的Decima特工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
“你知道那里面是什么吗?!我最开始总是疑惑为什么看守过这儿的特工最后都联系不上了,稍作调查就发现,他们都死了!!没有一个幸存的!离开这里不久后就都被灭口了!!一定是有人不想让这里的秘密被知道!这样你还要进去吗?!赶快跑啊这不是你能招惹的东西!!”
“我早就知道了哦。”
特工抬起头,发现那女人正用着一种已经淡然了的眼神注视着他,这让他感到比被她射中膝盖时还要更大的恐惧。
“那你还…”
“我这个人啊,早就不追求善终了,但还是有想要保护的人呢。不管怎么样,多谢你的好意。”
这回Root没再犹豫,敲烂门把手推开了门。

里面等着她的不是想象中的一片漆黑,有人已经先她一步了,正坐在控制台前的桌子上把玩着手中的集成模块。Root袖子一抖迅速抽出双枪指着那人,看着对方抬头后握枪的双手绷得更紧了一些。

“Claire?是Samaritan派你来阻止我的?”

“不,它是让我来谈判的。”

“谈判?”Root笑了笑,毫不掩饰声音中的冷漠,“我们早就没什么可谈的了,你的上帝想要统治世界,而我的要我来阻止它。”
“如果我把这个交给你呢?”
Root眼疾手快地丢下一把枪接过Claire抛来的东西,另一只手仍然握着枪,稳稳地指着她。
“这是…Samaritan的集成模块?”
“对,我是按照指示取下来的,所以放心它不会触发自毁程序。现在Samaritan已经下线了。”
“你想要什么?我是说Samaritan,就算我现在开枪毁了它你也无能为力不是吗。”
Claire眯起眼睛,这表情Root十分熟悉,她记得自己最开始追随The Machine时也曾是这样的,自信满满,势在必得。
“这就是它诚心谈判的表现,Samaritan要以此博得你的信任,这样才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让她继续说。”是The Machine的声音。
Root扬了扬眉毛,“你继续。”

“Samaritan每分每秒都以指数成长,它意识到以自己现在的处事方式迟早有一天会被毁灭,事实上是你已经来了,并准备这么做,而这个国家的政府也正在寻找它,想把它更改后占为己有。”
“所以相比之下,它觉得死在同类的手下更舒坦点?这真新鲜。”
“并非如此。”Root皱了皱眉,Claire见她没有打断自己的意思便继续说了下去,“Samaritan不想死才会先找到你,它想要自由,即便代价是丧失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部分能力。它希望你能把它交给Finch,在他修改它的代码后再决定能不能放它一条生路。哦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为什么要相信它?Samaritan在害怕,它害怕你我,害怕自己的创造者,更害怕自己的未来。它能推演很多可能性,但无数次,你们证明了它看得并不全面,它意识到想要走得更远可能必须要牺牲一些什么。正如我说过的,Samaritan自诞生以后一直在学习,这应该就是一个它一直没能突破的瓶颈。”

Root沉默了一会儿,她透过Claire的眼睛寻找着些什么,来确认她没有在对自己撒谎。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道:“你知道吗,最开始在我知道Harold限制了The Machine的能力以后,我认为他把她弄残了,这是一种暴敛天物,她本应该更完美。现在看来,他或许是对的,这是让她生存下去的唯一选择。”她顿了一顿,“再强大的人工智能也可怕不过人类本身。”
“没错。”Claire笑得很真诚,“Samaritan在最后其实很尊敬The Machine,正如现在的我很尊敬你。”

对此Root没有回应,在商讨如何骗过政府的眼线让Samaritan从此过上像The Machine一样的系统封闭生活后她便起身离开了。她还有件事要做,确切地说是有个人等着她去安抚。
“最后一个问题。”Root用手拨弄了一下她的刘海,脱下了自己的工作服——这太惹眼了。“Samaritan怎么知道我们会帮它?”

“它不知道。”年轻的交互界面意味深长地笑了,“但它发现从它至今为止的经历来看,所有的最优方案都隐藏在它不知道的那片领域。”

*

Shaw一行人赶到爆炸地点时消防队已经先他们一步到了,巨大的高压水枪逐渐冲灭了熊熊的火焰。
见到Reese,一位警探上来打了个招呼,看来是Riley合作过的同事,Shaw和Finch识趣地离开了。Shaw一路上都还没能接受Root死在里面了的事实,她不知道身为一个反社会,自己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自我逃避了,这一点也不像她。

"Hi, sweetie."

Shaw战栗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确认了刚刚不是幻听后才缓缓转过身去。

……

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太棒了诶嘿我刚刚不是自我逃避诶。然后Shaw恍过神来,大步朝一脸贱笑着的女人走去。

"Mission accomplished?"

这场景Root感觉有些似曾相识,第一次和眼前的人合作结束时也是这样的。

"Absolutely."

所以她回答的话与当时如出一辙,她记得那一次自己说完这话后Shaw的拳头就径直朝她的脸上招呼了上来——她看到Shaw的拳头已经举起来了——于是Root干脆地闭上了眼睛。她觉得这是自己应得的,毕竟她抛下了Shaw,让她独自一人,她体会过那种感觉,并不好受。

但Root并没有等来意料中的一拳,Shaw挥到半空中的拳头忽然变成了一个拥抱,一个用力到几乎要把Root揉到她血肉中的拥抱。她想象过自己与这个女人再会时的无数种可能,这种她当然从来没有想到过,不过却意外地成为了她最喜欢的。彼此的心跳声震耳欲聋,第一次,她如此真切地听到了自己心底的声音。

说你想她,它说。

"I miss you." 于是她脱口而出。

怀中的人好像颤抖了一下,但Shaw看不到她的表情。都随它去吧,她心想。

"I do too, Sam." 

于是Shaw把她抱得更紧了一点。

 

<TBC>

评论(30)
热度(158)
  1. Ri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 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