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Thinking Out Loud — 情人节特供

写在前面:
总算赶在情人节前夕码出来了;)
不要被进度条欺骗了,最后有一部分是歌词www
本文内容大概和黄老板的歌词并没有太大关联,是关于一只很暖的大锤和一只很暖的大根的故事。甜
虽然是情人节但是没有炕戏哦(。
设定是大锤与根妹双箭头,但都还没有捅破那层纸;D
在结尾之前大锤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日子…
时间线:
TM小队打败Samaritan以后,回到图书馆救号码的日子
概要:
没等Shaw问完,Root竟已下意识地给了她一记重重的手刀。
“偷窥别人可不好,sweetie。抱歉啦因为这是惊喜哦……”

正文:

Shaw是在医疗设备的嘀嘀声中逐渐清醒过来的。她有些吃力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身边的护士原本好像在记录些什么,见她醒来叮嘱了她几句就走了。Shaw并没有仔细听,身为一位医生她知道伤员应该有哪些注意事项。

她习惯性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后颈,感到一阵阵痛——见鬼,她暗骂了一声,是淤血。她的后颈大概是受过什么重击,一阵一阵的钝痛让她有点头昏脑胀,左臂缠着绑带,好像有些渗血,但一点感觉也没有。不过这并不算什么,毕竟以往有过更糟的。
Shaw在意的是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因为她竟然对自己身上的伤一点印象也没有,这可是前所未有过的。
酗酒闹事?不,她随即排除了这个选项。酗酒不会给她带来一身伤,她不认为有人能把她揍成这样而自己浑然无觉,即使喝醉了也没可能。
那还会是什么?一次不愉快的一夜情?睡了之后大打出手?没可能,原因同上。
…Shaw觉得自己有些头疼,这次不只是生理上的了。

悉知躺在病床上也无济于事,她开始环视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她的身上并没有换上病号服,仍然是那套平时一直穿着的黑色任务装;左臂上插了几根管子,看起来是在给自己输血;列宁勋章,列宁勋章也还好好躺在上衣口袋里,不过她发现自己的临时手机好像不见了。虽然并不碍事,但她还是恼火地呻吟了一声,这里面存了好几张她还算满意的自己与Bear的合照。

Shaw耐心地等着血袋被输完,然后立刻离开了这个地方。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先从填饱肚子开始。她这么想着边下定决心步行去自己最喜欢的那家牛排店。

*

虽然纽约的街头一直都会充斥着老老少少的情侣们,但Shaw发誓她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医院离牛排店仅隔了三个街区,而在看到第四对同性恋人在大街上相拥接吻后她还是忍不住咬了咬牙。
这并不是情侣们的问题,而是每当这个时候她的脑中都会有一个女人的身影一闪而过,撩拨她的心弦,让她没法专注于自己手头做的事,她突然有了一个让自己有些哆嗦的念头,而让她头疼的是这居然都不是第一次了。
Shaw警醒自己有些问题不是她能处理得了的,感情对她来说一直都是一个禁区。她把这份不安定的因素深藏在心,埋葬在自己触碰不到的地方,好像这样就能忘记它对自己的影响。当然,她深知一味逃避不能解决问题。不过在这方面她需要一个外援,就好像二轴如她也早就察觉到了Root对自己的心意,以及困扰自己多时的情感不稳定因素正源自于这个她起初憎恨又慢慢信任的女人。她们一起经历了太多,从图书馆到地铁站再回到图书馆。这份情感摆在她面前自然让她无处可逃。
……
逃不了就只能一拖再拖咯,这是每个人处理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时的相似手段,Shaw也不免落入俗套。

在就座点好餐以后Shaw努力去回忆在自己莫名其妙进医院之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毫无头绪的挫败感把她击倒,还好,心中的空洞很快就被食物重新填满。不过这仍然不够,她需要让自己忙起来来逃避内心的疑问。Samaritan已经被彻底消灭,The Machine和她的执行人们都不再需要躲躲藏藏。如果有号码要发派给她附近的一台电话就可以解决得了,而到现在她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这样浪费一整天在无所事事上。

正在播出的橄榄球赛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Shaw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看着不远处吧台上的电视机,她觉得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她的童年。在父亲车祸去世以前他们父女俩也经常这样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吃着新鲜出炉的松饼一边看着球赛。
那段时光已经好久没有涌现在她的脑海里过,她并不怀念,但有时也会想如果自己没有二轴人格障碍,她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她是否会通过住院医师的实习考核,然后成为一位正式的医生,走上另一条平凡却又截然不同的道路,又或许她会在那年的车祸后变得冷血无情,变态残忍,成为一个连环杀人魔。

不,这个问题本身就毫无意义,也是无解的。

没有Finch的絮絮叨叨,没有Reese带着些对苦涩往事的哀叹,也没有Root在耳边的热烈调情,这真是一个难得清闲的午后,只可惜还少了Bear——对Bear的情感她从不需要仔细思考,更不用刻意掩饰,这才是她直白性格的一贯作风。
……干。
在意识到思考的方向最后又停留在了情感上以后的Shaw忍不住爆了句粗。她不得不面临一个尴尬的处境,因为这个问题如果不趁早解决的话在不久的将来纠结于这么一件事就会和牛排一样成为她生活中的一部分。她感到了久违的不知所措但对此无能为力,她的一身技能居然第一次一点用处也派不上。

擦了擦嘴,结账付过小费后正准备起身离开,她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有些富态又熟悉的身影。

“Lionel,你在这儿干什么。”Shaw用力地拍拍埋头吃饭的警探,找了个位子在他身边坐下。
“我以为这应该是由我来问的,眼镜儿给我的新号码在这里工作,有什么问题吗?飞越疯人院的好搭档?你管的还真宽诶。”
Shaw没有和他贫嘴的打算,她指了指头上的伤:“昨晚我后来去哪儿了你知道吗,今早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没有任何印象了。”
Lionel好像吓了一跳,被色拉呛住了。他花了好长时间才逐渐缓过来,用一种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Shaw,“认真的?居然这么激烈啊?你和香蕉坚果脆,我以为你才是上面的那个。”
突如其来的信息量显然也把Shaw呛住了,Fusco看她愣住了不说话,一脸的了然于心:“喝酒喝断片儿了?昨晚你喝多了,但我看你神智还挺清醒啊?飞越疯人院和你最后离开的,我以为你后来一直和她在一起。说真的,以和为贵啊别这么血腥,要办就好好办呗没必要这么多情趣玩儿法……哎你别走啊那他妈是我的蛋卷!…”

真是好样的,Shaw对自己说。早先的猜测,酗酒,不愉快的一夜情,最后居然都被证实然后砸在了自己的头上。这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她觉得自己的思绪有点乱,但也没有去理清的打算,因为解决方案很简单,就是现在找到那个疯女人然后让她给出一个交代。
她大步走向图书馆,中途又买了些东西吃来压住自己心底的怒气。

好样的,Root。

唯一的好消息是,现在她也不屑于去注意身边卿卿我我的情侣们了。

*

出于效率低下,等Shaw赶回图书馆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Reese和Finch好像都不在,Bear也一定是被他们牵走了。电脑桌上摆了一杯喝到一半的煎绿茶,冰凉的温度昭示着他们绝对不是刚走了一会儿。
她走向图书馆的深处,原来用于关押Root的地方等他们从地铁站搬回来以后就被改造成了一个小的休息室,摆着一张简易床,方便他们有谁需要的话可以休息。而床上现在就躺着Root。

Shaw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

沉睡中的Root脸上少了平时那份神经兮兮的笑容,多了一点安详。她的黑眼圈有点重,想到Fusco之前说的话,Shaw的呼吸又是一滞——这一般不是什么好的征兆,因为在此之后她多半会做一些被载入她的黑历史的傻事。
等到Shaw再次回过神来时,她已经悄悄站到了Root的面前,低头为她盖好了被子。

她的注意力被Root怀里紧紧抱着的一条围巾吸引了。

那是一条黑白色的格子围巾,式样比较朴素,是Shaw会喜欢的类型。上面还插着两根细长的毛衣针,没想到Root居然还会干这活儿。

……

咦?

*

二十个小时前——

“Sweetie你可真重……呼。”
图书馆里空无一人的静谧随着Root的开门声被打破了。她费力地把Shaw拖到了临时床上,给她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又替她垫好枕头。

“早就让你不要再喝了路上还不停……图书馆哪里有解酒药你知道吗?”
Shaw醉得很彻底,看起来有点痴呆,嘴角还流了点口水,丝毫没有要回答Root的迹象。天知道Root有多想拍下她这副样子,不过为了以后的和谐生活,姑且还是这么算了……再说机会还有的是。
Root无奈地笑了笑,听着The Machine的指示找出了药箱。她给Shaw喂了两片Hydrodol①又灌了一大口水,轻轻地一下下顺着她的后背。

Shaw从不是一个温柔的人,这个Root一早就知道了,但她对Root的温柔Root尽收眼底。不像Shaw那般迟钝,她明白自己对Shaw的是怎样的情感,更知道一脸别扭的前特工其实一直以来都在用她独有的方式回应着自己。想到这儿Root又一脸甜蜜地笑了笑,在Shaw的鼻尖上轻轻吻了一下。

她本来从未追求过善终,但上帝似乎还是眷顾着她的。尽管在童年失去了挚友,在之后的日子里她又长时间处在一种找不到自我的状态,但事情竟逐渐有了转机。她找到了自己的信仰,The Machine,那是最初支持她走下去的唯一动力,然而随后这一切也不再那么纯粹了。

是Shaw。

第一个真正接纳她的人,让她知道她想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从而成就了一个更好的自我。她的眼里不再充满仇恨,坏代码,而是包容,和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她也迷失过,在失去Shaw的那段时间她一度又变得歇斯底里,而失去后的再次得到让她更加学会珍惜。

Root曾经不能理解爱,并不同于Shaw的反社会人格,她只是因为从未拥有过,所以这个字在她看来是那么卑微可笑。
她是冷漠的,她也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冷漠,正是如此她反倒更觉得这样情有可原。她并没有去改变的打算,那没有任何意义,而她也十分满足于现状。

但她不知道自己的心境是在什么时候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可能是在首次与Shaw合作,被围堵在下水道看到一脸愤怒的前特工前来营救她时,也有可能是在被Control抓住后得知Shaw来寻找过自己时,还有可能是自己一次次铤而走险,又在Shaw的一次次帮助下化险为夷时。

她想自己大概是被爱着的吧,尽管那是一种甚至对方都没能察觉到的方式。

头一次,Root有一种奇妙的错觉,她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

“Root…”
黑客被吓了一跳,她连忙凑到前特工身边:“怎么样了?醒了吗?头还疼吗?”
没有回应。
居然是在做梦?……
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Root从身边的书架里抽出了几本书,找出一条被雪藏的快织完了的围巾,自顾自织了起来。虽然只剩下相对轻松的收尾工作,她还是做得小心翼翼。

“再过一会儿就是情人节了哦Sameen,我已经订好了你最喜欢的餐厅的位置,不过这不是太没有情调了嘛,只知道吃。”
Root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她的手法并不算娴熟,甚至有些生涩,但她却尽量把每一个针脚都做到最完美。
“难得能好好过个节,以往都没能给你准备什么礼物,这回我就做些力所能及的咯……希望能给你一个惊喜吧~”

感觉到身边的气氛有点诡异,Root抬头看了看Shaw,发现刚刚还睡得香甜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此刻竟专注地看着自己,有些呆滞,眼神里也还是有点茫然。
“Root,这……是你织的?……”
没等Shaw问完,Root竟已下意识地给了她一记重重的手刀。
“偷窥别人可不好,sweetie。抱歉啦因为这是惊喜哦……”

Shaw当然听不到,因为她已经又昏睡了过去。Root只能默默祈祷第二天Shaw能把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不过所幸她的记忆在宿醉后一直都会有些模糊。随后的工作很简单,Root收起她的手机,给她“伪造”了一些伤口,又黑进医院给她订了个床位。等她处理完这一切再次回到图书馆的时候天已经亮起来了。

她进门后迎面碰到了牵着Bear准备出门的Reese和Finch。他们大概是来收拾一些行李以便打包带走的。
“Ms.Groves,我和Mr.John可能要离开一阵子,不会太长,大概几天时间,来处理一些…呃……”
“号码,还有服装问题。”Reese补充道。
“对,就是这样没错…麻烦了,Ms.Groves抱歉我们先走一步了。”Finch扶了扶帽子牵着Bear有些窘迫而慌张地一瘸一拐走了出去,随后他的大跟班也跟了上去,临走时还不忘调皮地对Root眨了眨眼。

情人节,没错,这也难怪。Root翻了个白眼,并没有干扰老板和他宠物私生活的打算。她坐回床上,继续干起了她的手工活儿。
不过再伟大的黑客也难免会有失误的时候。
急于完成Shaw的礼物让她忘了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合过眼的事实,她就这么保持着织围巾的姿势突然倒在了床上,甜甜地睡去了。
她失去意识前还满脑子都是幻想中Shaw收到自己礼物有些嫌弃,有些别扭,但藏不住开心的神情。

*

几点了?

这是Root醒来后的第一个念头。The Machine并没有叫醒她——不怪The Machine,是她自己太困甚至忘了让她设闹钟。她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夜里十点多,她不知不觉竟睡了这么久。她试着去寻找自己为Shaw准备的惊喜——好吧,已经谈不上惊喜了,她亲手织的围巾现在正在Shaw的手中被她把玩着。

“猜猜你会想解释一下为什么要为一条围巾把我揍进医院。”Shaw没好气地瞪着她。
找不到什么好的解释,Root巧妙地扯开了话题:“Sameen,你戴上试试,已经快织完了。”
Shaw不情愿地把围巾围上,似乎不太喜欢围巾毛茸茸的质感,忍不住缩起了脖子。Root被她的行为逗笑了,坐起身打量着自己的作品。
“看起来还不错呢,摘下来让我帮你织完吧。”

偌大的图书馆里只听得到针头有时撞在一起清脆的金属声和两人平稳的呼吸声。

Shaw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直到她的肚子不满地咕噜了起来。
…原本宁静的气氛瞬间被打破了。
“Sameen,你知道你很擅长破坏浪漫气氛吗。”正好处理完最后一个针脚,Root把围巾重新挂回Shaw的脖子上替她围好,“走,出去吃点东西吧,我很抱歉自己睡过头错过了给你订的上好位置。”

*

她们俩在时代广场附近的热狗亭一人买了一个热狗,Root吃得很慢,光明正大地看Shaw狼吞虎咽着把黄芥末酱蹭到了脸颊上。

“小心点别吃到围巾上。”眼角是藏不住的笑意。
“你知道你每次这么看着我时我都特别想给你一拳吗。”尽管这么说着,Shaw还是吃得文雅了一些。她用手背抹掉了脸上蹭到的酱料,随手糊到了黑色的裤子上。Root皱了皱眉头,“你知道你以后不能这么对待我给你的围巾吧~”
“谁管你啊。”

Shaw把包装纸扔进垃圾桶,径自走向广场上人较少一些的角落。她到现在都没有注意到写满了"Valentines Day"字样的各种横幅。Root扔下没吃完的热狗,也跟了上去,在后面喋喋不休地唠叨着,似乎乐在其中的样子。
这让Shaw感到心烦意乱,而早先看到情侣们接吻时的那个念头又回到了她的脑海中。她的呼吸一滞,好像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般,突然转过身面对着Root。黑客此刻并没有意识到气氛的变化,但看眼前的人停下了脚步,也跟着站定在她的面前,“怎么了Sameen?”

下一秒她便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唇上的触感并不是很轻柔,她被有些粗暴地拉到了和小个子前特工一样的海拔高度。Root顺势搭上Shaw的肩,慢慢回应着这个吻。她感觉到自己的牙龈正被细细舔舐着,对方的舌头在自己的嘴里大张旗鼓地侵略着。高个子女人的腰稍微有些酥软,察觉到这点的Shaw把怀中的人搂得更紧了一些,直到两个人都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承认吧Sameen,你想这么做想了很久了。”Root的唇瓣轻蹭着Shaw的耳垂,她的脸上还带着些红晕,胸前也微微起伏,不断喘息着 ,但并不影响她一贯暧昧又带着些许色情的语调。见Shaw没有急于否认,她反倒是变得有些受宠若惊,“这是你的情人节礼物吗sweetie?谢谢,我很受用哦~”

……情人节?

前特工这才反应过来。

也难怪街上的人都这么不正常,当然她必须承认自己现在也是那些“不正常”中的一份子了。黑客小姐敏锐地察觉到Shaw眼中转瞬即逝的疑惑,笑得更加甜美,还带了些羞涩。她把头埋在了自己亲手织的围巾中闷闷地说了句谢谢。

意识到眼前的人竟然是在害羞,Shaw有些得意地笑了笑。她觉得接下来她们还有好多时间可以进一步“交流”,不过她得先带着这个麻烦回家,回到一个可以洗澡又有床的地方。她在脑中迅速搜索着附近的安全屋,下定主意后便立即牵着Root的手离开。

感情有时候在有外援的帮助下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难处理了,Shaw心想。

而被她牵着的人心里此刻也是有些轻飘飘的感觉,一切往事的不快回忆都烟消云散。她欣喜地发现早先那个关于自己“不是一个人”的感觉并非错觉。

她们心中各自有着各自的小想法,但因为彼此的陪伴,一起解开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心结。她们的灵魂在这一层羁绊下紧紧相拥。

“Root,情人节快乐。”


夜还长。




①Hydrodol:新西兰产的一种解酒神药……

*
虽然不相关,还是附上黄老板这首歌的歌词,有些地方还是比较同步的?(。

Thinking Out Loud
 - Ed Sheeran
歌词搜索自百度百科
When your legs don't work like
当你的双腿不像从前那样灵活
they used to before
And I can't sweep you off of your feet
我不能将你抱起
Will your mouth still
你的嘴还会记得
remember the taste of my love
我爱的味道吗
Will your eyes still smile from your cheeks
你还会眼带笑意么
Darlin' I will
亲爱的我会
Be lovin' you
一直爱你
Till we're seventy
直到我们年逾古稀
Baby my heart
亲爱的
Could still fall as hard
我还会坚定地爱上你
At twenty three
在人们二十三岁的时候
I'm thinkin' bout how
我想着
People fall in love in mysterious ways
他们如何以神秘的方式坠入爱河
Maybe just a touch of a hand
或许只是温柔的触碰
Me I fall in love with you every single day
我爱你在每一天
I just wanna tell you I am
我只想告诉你
So honey now
亲爱的
Take me into your lovin' arms
拥抱我,抱紧我
Kiss me under the light of a thousand stars
在星光下亲吻我
Place your head on my beating heart
靠在我的怀里
I'm thinking out loud
我想大声告诉你
Maybe we found love right where we are
也许我们会在当下发现爱情
When my hairs all but gone and my memory fades
当我年老头发掉光记忆力衰退时
And the crowds dont remember my name
人们也不记得我的名字
When my hands don't play
我的手不如从前那般灵活
the strings the same way
依然
I know you will still love me the same
我知道你依然爱着我
'Cause honey your soul
因为亲爱的你的灵魂
Can never grow old
永远不会老去
It's evergreen
永远是那么的绿意盎然
Baby your smile's forever in my mind in memory
宝贝你的笑容永存在我的脑海里
I'm thinkin' bout how
我想着
People fall in love in mysterious ways
人们以怎样神秘的方式坠入爱河
Maybe it's all part of a plan
或许只是所有计划的一部分
I just keep on making the same mistakes
我将继续犯着同样的错误
Hoping that you'll understand
希望你会明白我的爱
That baby now
宝贝
Take me into your loving arms
拥抱我,抱紧我
Kiss me under the light of a thousand stars
在星光下亲吻我
Place your head on my beating heart
靠在我的怀里
I'm thinking out loud
我想大声告诉你
Maybe we found love right where we are
也许我们会发现爱就在这里
(al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啦啦啦啦啦啦
Baby now
宝贝
Take me into your loving arms
拥抱我,抱紧我
Kiss me under
亲吻我
the light of a thousand stars (oh darlin')
在星光下 哦 亲爱的
Place your head on my beating heart
靠在我的怀里
I'm thinking out loud
我想大声告诉你
Maybe we found love right where we are
也许我们会发现爱就在这里
Maybe We found love right where we are
也许我们会发现爱就在我们身边
And we found love right where we are
也许我们会发现爱就在我们身边

最后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评论(6)
热度(204)
  1. Ri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 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