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Far From Enough — Chapter 2

>传送门: 


Chapter 1

 


>Chapter Two

“所以谁来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oot无奈地托着下巴,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两位特工。Gen在玩弄着手中的吸管,而Shaw则一直盯着一杯奶茶,若有所思,一点都没察觉到她已经快给桌子盯出个洞来。

她们此刻正身处一间咖啡吧——当然不是酒吧,即便多么嗜血残忍Shaw都不会允许未成年人进酒吧,她曾经好歹也是位医生。在救人的同时把子弹送入别人的脑袋是一回事儿,但带着幼女去那种成人放纵自己欲望、花天酒地的地方就是另一回事儿了。不过显然她的职业操守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好处,她与杯中奶茶倒映出的自己的面容大眼瞪小眼着。

很好,没有酒精。这世界真是好人没好报,她在心里骂了句娘。

“那就先从我开始吧。”Root叹了口气,另外两人丝毫没有谈话的意思,她只能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一年前,你——”她指了指Shaw,对方不自在地翻了个白眼,“受了重伤,死了,至少我们都以为你死了。我和John找了你很久,无果,The Machine让我停手。我不能,至少在见到你的尸体前不能,亲爱的。”
她的声音听不出起伏,没有调情,也没有一如既往游刃有余的轻快语调,Shaw知道Root是认真的。所以在谈话变得不可控制以前,她把车钥匙丢到了Gen手里:
“乖乖到车上呆着,好吗?我们要进行一次大人的谈话。”
“什么?”Gen不可思议地盯着她,而Shaw随即也意识到自己这话是多么的令人浮想联翩,连忙改口,“我是说比较严肃认真的那种,你可以理解为特工们的秘密任务。”
小特工这才收起她手中的钥匙。“不要接吻,你们不会的对吧。大人的谈话,我在窃听的时候经常听到家长们以此为借口支开孩子,做一些恶心事儿。”她把椅子推回原位,小跑着离开。
“别忘了锁门!”Shaw没好气地冲她吼了一句。但她又立刻安静了下来,因为她发现Root此刻正在微笑——对,是微笑。这是她这次碰到Root以来对方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笑容,这又让她不禁想到她们多久没有见过面了,而她上一次,上上次露出这样的笑容又要追溯到何年何月。

“嘿,你怎么样。”为了打破静得有些不自然的气氛Shaw先开了口,不过一说完她就想咬了自己的舌头。但是Root似乎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她看起来更加开心了。“想我了,sweetheart?”
“没有。”Shaw咬了咬牙,自己问出这话果然是个错误。

她们又沉默了好久。

“大人的谈话,记得吗?”Root眨了眨眼,这才提醒了Shaw她此次支开Gen并不是为了在这儿和这个女疯子打情骂俏,更不是像两个傻子一样在这儿干坐着的的。
“The Machine让我来这儿。”
Root显然有些吃惊,Shaw根据这个推测大概The Machine已经好久没有和她说过话了。
“这儿安静好一阵子了。”Root指了指右耳,证实了她的猜测。“自从我违背她的命令一直找你以后。”
Root总是会不经意间给Shaw一些“惊喜”,多数情况下不是好的那种。像初次见面时的电击枪与束缚带,初次合作时的大号电击枪,再到往后的针筒,等等等等。但像这种连她也说不上好坏的情况从未发生过,所以她怔了怔。

她努力去淡忘的那次证券交易所事件又浮现了出来。纵使那时的她已中枪倒在冰冷的地面上,Root扒在电梯门上声嘶力竭地喊着她名字的声音也仍是是那么清晰可闻。后来有好多个在Decima的清晨她都是在Root的尖叫声中醒来。她不知道Root是否也常从充斥着自己倒在血泊中的噩梦里惊醒。

“我…很好。”Shaw没有直视Root的眼睛,但她知道对方一定又裂开嘴笑了起来。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要管小孩子们的早晚作息咯。”她的声音又变得轻快,这让Shaw感到放松,也颇为感激地笑了笑。
“这么说这是The Machine最后给你安排的掩护身份?”
也不尽然。”
Shaw再次蹙了蹙眉,她总觉得Root还有好多事瞒着她,在她失去The Machine的庇护后一定发生了什么。而Root也好像看穿了她似的,开了口:“脱离了以前的队伍以后我试着找了你很久,但我能感觉到The Machine在暗中阻挠我。直到我在某次潜伏中看到了你,跟Decima的人在一起。”
Root不傻,Shaw心里很清楚,甚至是绝顶聪明。她一定明白超级电脑有着自己的打算,也体谅了The Machine怕她成为一个变数而隐藏真相的行为。
一个计划。”她们俩异口同声地说。

…又是一阵沉默。

“所以你就安分守己地继续隐藏身份了?”Shaw挠了挠头,喝了一口杯中已经冷了的奶茶然后不满地咂了咂嘴。
“不。还有别的原因。”Root双肘撑在桌子上,向前倾身凑近了Shaw,这让Shaw不由想起了Gen刚刚对于“成人谈话”的尖刻评论,有些窘迫地朝窗外她停车的地方看了看,在发现Gen也正看向自己所在的方位时更尴尬地收回了目光。

“这个…”Root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Shaw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了那枚她一直佩戴着的勋章。“你很在意她。”
不,Shaw很想否认,但她又不得不意识到Root是对的。干,她总是对的。
“你走后Harold不再放心交给我任务,The Machine也暂时放置了我这个人机交互界面。她大概认为我需要等待。事实上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了。所以我在想,如果有什么能帮助到你的话,我觉得我能替你保护她。”
Root好像在叹气,Shaw能理解她的无奈。Cole,她那倒霉的前任搭档,就那么直挺挺地为了挡住射向她的子弹死在了她面前。不过这也有些不一样,Shaw自我安慰。一个计划,这次他们有计划,那是唯一获胜的筹码。

但Shaw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境也不一样了,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站在他人角度上思考,一个反社会人格,居然在尝试理解一个女疯子的感受。好一部重口言情小说。

“Sameen。”在Shaw分神的时候Root又凑近了一些,在离她的唇边仅有几厘米之差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她的发梢有一些垂到了Shaw的脸上,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不由让特工有些窒息,太阳穴开始一突一突地抽痛。


“真的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

Shaw把Gen送回学校时已经过了门禁时间了,她只能抱着小特工避开保安的视线,翻过围墙。这并不难。所以在告别时她又多次提醒Gen一定要注意保护好自己,毕竟一个前NSA特工能做到的事如果其他势力想做到也不会有多大阻碍。
Root,或者Ms.Clara,有点好笑地看着她:“你现在就像青春期溜出家门和女孩儿约会的毛头小子。”
不置可否,Shaw撇了撇嘴。“The Machine这次让我来不会就是为了和你叙旧的吧。”
“我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哦,Sameen。”甜腻的微笑让Shaw有些浑身发毛,“你看,你不那么抗拒谈论感情了。”

托某人的福。她暗自想到。

直到告别,她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一起蹲在墙边数宿舍还没熄灯的寝室。猜猜今晚又有哪些熬夜的小鬼要倒霉了。

不过这令人舒服的沉默并没有维持很久,因为Root的身份的关系,她们不得不分别了,而Shaw也不能回去太晚以免让Samaritan起疑。
“Time to say goodbye, sweetie." Root坐起身,Shaw也紧接着站了起来,她这才注意到Root后面腰带上有一个奇特的饰物。“这是什么?”她皱着眉头问。
“真没想到你还会注意我这么隐私的地方……我以为这是只有我才会做的事呢,亲爱的。”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吧?”
Root无辜地撅了撅嘴,“一年多以前,我们还没分开的时候有一次The Machine让我买的。放心啦Sameen,我不会乱收爱慕者的礼物的。”
Shaw深呼吸了一下,很想说她并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却没有反驳。我仅仅是懒得和她斗嘴,反正她永远有找不完的借口。她这么对自己说。在目送Root消失在宿舍楼的一片灯火中后也离开了这里。

*

从始至终,当然,她都没有担心过Samaritan监视器的问题。早在出行之前她就录了一段循环视频信号来更换这一片一整个区域的监控摄像。
什么事都要做得滴水不漏,从这一点上来看她的确本应该是一位十分优秀的医生。



<TBC>


Chapter 3 

Chapter 4


评论(4)
热度(111)
  1. Ri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3. Vampire.N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4. Kamisan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 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