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Far From Enough — Chapter 1

>Chapter One

 

这是Shaw在Samaritan度过的第二个冬天。第一个冬天的时候她在病榻上养伤,那么严格来说这应该是第一个。


自从证券交易所事件Shaw被擒后她便一直留在了Samaritan本部,处理Decima公司背后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Martine不止一次当着她的面在Greer面前提出Shaw随时都是一个不稳定因素——她见识过Shaw与Root,或者说和TM小队队员之间非同寻常的羁绊,然而Shaw总是能用她的能力与出色的数据证明自己的可靠。无论是对敌对友,可能是曾经NSA合作过的特种兵,也有可能是素不相识的政客,她持枪的双手都从未有过丝毫颤抖,她所展示的自内而外都是一个患有二轴人格障碍,对于杀人不会手软的冷酷刺客,一位优秀的死亡执行人。

 
 
 

Greer嘴角的弧度与日俱增。

 
 
 

但至少有一件事Martine说对了,Shaw不禁有些得意地心想。

 

自从她获得了自由执行任务的权限后她就从未停止过与原来的队友们的联系。多数时间是一些很老的把戏。她会像以往的某次和Reese的任务一样把冰棍的包装纸藏在一个特定的地方,上面可能写着藏有Samaritan部分服务器的一个地址。

 

他们出色的契合度让Shaw从未失手过,她不用担心愚蠢的队友急于行动而将自己的小秘密暴露在邪恶上帝的视野内。她只需要等待,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一小行代码会被同时上传到Samaritan主机内部,伴随而来的是如巴士底狱革命一般的翻天覆地,一个新的时代。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还是很舒坦的,有肉吃有酒喝有人突突突。只是她的内心仍然缺了那么一块,她并没有刻意去掩饰这一点,但她十分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是Root。

 

自从她离开TM小队“加入”Samaritan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听到过Root的消息。无论是从Finch和Reese那还是在Samaritan的监控上,Root就好像是彻底从这个城市蒸发了一般。若不是有时夜里唇上眷恋的触感,Shaw会怀疑或许自始至终这都只是她为治愈自己反社会人格而幻想出来的幻影。

 

她试想过在那次事件后或许Root已经对The Machine失望了,她会取出自己的人工耳蜗,去一个远离两个上帝战争硝烟的地方,可能是她们一起去过的夏威夷小岛,也有可能是别的,每当这时她就会感到一种矛盾的情绪。她一方面希望Root能退出这场战争,投入到与她的上半生截然不同的一种安定的生活;但同时她又会隐隐地期待着什么,比如女人甜美的声线,比如她脖颈好看的弧度,再比如与她并肩作战时专注的眼神。

 

Shaw没法止住自己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她只能沉溺于杀人中来麻痹自己。没有Finch在耳边唠叨的日子意味着她的枪管多数情况下都会对准敌人心脏所在的位置,而不是膝盖,这也获得了Greer暗中的赞许。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直到有一天她收到了一条奇怪的短信。

 

信息上并没有任何文字内容,仅仅是一张机器人的图片。Shaw认出了这是变形金刚漫画中的声波,她是在某次与Gen的闲聊(主要是Gen单方面的自言自语)中了解到的。

 

寄件人屏蔽。Reese和Finch应该不会冒着暴露彼此的风险给她发这么一条不痛不痒的短信,那么唯一的可能只有The Machine和Root了,而Root不会知道她和Gen的谈话。

 

Shaw努力不去想这意味着什么,但还是向Greer请了半天假,打算去看看那小姑娘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Gen是对的,她并不是听不到,只是声音太轻而已,她发现自己音量的旋钮似乎开始慢慢调大,尤其是在证券交易所自己那没头没尾的一个吻以后。

 
 
 
 
 

*

 
 
 

Shaw刚到的时候学校还没有放学,她闲来无事地翻过后墙,在绝对谈得上宽敞的校舍的小树林里散着步。行走在积雪上的闷响声,脚踝上绑着的USP和贴身口袋里静静躺着的列宁勋章让她感到没来由的安心。她希望这是The Machine的一次失误,或者仅仅是出于好意让她来散散心,好吧尽管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至少Samaritan还在线上的时候可能性为零。

 
 
她是在通往体育馆的路上碰到的Gen。她看起来刚刚运动过,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兴奋,与身边个子高了她半个头的少女说个不停,和当时第一次见Shaw那个冷静却又有些内向的女孩子相去甚远——当然,Shaw是很愿意见到这样的改变的。 
 
 
 
 

她清了清嗓子,朝着Gen的方向走去。小特工(Gen坚持这么自称)敏锐地感觉到了Shaw的存在,但看到她时还是不小地吃了一惊。她快速跟身边的少女告了别然后冲向了有点愣住的前救世主小队队员(这大概是Gen心中的定义)。

 

“好久不见。”

 

“Shaw!”Gen紧紧抱住了Shaw,“完全没想到你会来看我,我试着打了几次你留下的号码但是没有打通……”

 

“发生了一些事情,最好不要尝试主动联系我,会有危险。”Shaw仔细看了一下周围,确认了都是些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女学生后才一边解释一边领着Gen漫无目的地瞎逛着。

 

学着Shaw巡视了下四周,Gen也压低了声音:“是又有什么麻烦了吗?…就像刚认识我时一样?你们被通缉了吗?FBI?CIA?还是什么黑手党,俄罗斯黑帮?”

 

不得不承认这方面Gen的直觉一直都很准确,Shaw皱了皱眉没有说话。Gen似乎注意到Shaw就这个问题没有回答她的打算,便适可而止地打住了。她好像是有些小心翼翼,又有点拘谨地抬起头,“那个……列宁勋章呢?就是我给你的那个,你…卖掉了吗?……”

 

“没有。”Shaw眼里好像有了些笑意,就好像她知道Gen一定会这么问一样。她摊开掌心,有些年代印记的勋章像此刻小特工的眼睛一样闪着光。“我一直好好收着呢。”

 

Gen松了一口气,“这是个好的开始,你瞧我没说错,你只是要去聆听而已…我是说,我真的很开心你愿意贴身带着它,这对我很重要。”

 

Shaw想回嘴说她没有贴身带,但仔细想想事实似乎的确是如此,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扬了扬眉毛。“我们准备去哪儿?我先去和你的宿管老师帮你请个假?今天我们可以放个假。”

 

小特工欢呼了一声便跟上Shaw的步伐,带她走向了学生宿舍。

 

后来Shaw发现去请假完全是个错误,她应该直接带着Gen离开这个鬼地方的。

 
 
 

*

 
 
 

“Hi, Gen,放学了吗?今天的比赛打得怎么样?这位是……”

 

Shaw刚想自我介绍并说明来意,但她看到收起手机抬头看着她的“宿管老师”是谁时一下子就愣住了。

 

“Ms.Clara,这是Shaw,我的家长,今天我可能要请一天假。Shaw,这是Ms.Clara,我们的宿管老师…Shaw你怎么了?”Shaw一把把Gen拽过来护到身后,“见鬼,她不是。”

 

她警惕地从踝部掏出USP指着眼前笑眯眯的女人,“你最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oot。”

 

宿管老师,或者说Root,这才收起脸上的笑意,定定地看着Shaw,很明显她也没有料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发展。“Sameen…”她的声音有轻微的颤抖,但很快就被很好地掩饰住了,这让Shaw不禁怀疑刚刚女人的情绪失控仅仅是自己单方面的错觉。

 

"Nice to meet you too, sweetie."声音是一贯的甜腻,“There's no need to be rude."

 
 
 

<TBC>


>传送门: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评论(14)
热度(155)
  1. Ri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转载了此文字

© 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 Powered by LOFTER